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新年的对联 >> 正文

【帝王小说】我是女硕士(特别推荐)

日期:2022-4-19(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一】

近年来,研究生就业问题已经成为社会关注的热点。付秀莹的中篇小说《我是女硕士》(《特区文学》2008年第2期),围绕毕业就业这一核心,以独特的视角、锐利的笔触,层层铺开,描写了以主人公麦子为代表的当代女硕士在时代大背景下情感、事业等诸多方面的迷惘与困惑、痛楚与撕裂,在优雅细腻的叙事肌理深处,渐渐浮出历史地表的,是遮蔽在文化精英外衣下面的高层知识界的众生面目,是这个喧嚣时代不可触摸的伤痛。

麦子是一位从乡村走出的女硕士,从乡村到都市一路走来,追寻与逃离,呈现与隐匿,背离与融入,都市此时成了一种幽秘的隐喻,一种无尽的深度,蛊惑人心而又拒人千里。叙事者的回望姿态为文本赋予了一种淡淡的诗意和迷人的忧伤气质。小说的语言也别具特色。诗性的想象和理性的探究互为表里,总是在不经意的瞬间使文本意蕴横生,情致盎然。

小说以个体的视角切入时代,切入历史,写一个乡土中国走出的女硕士在现代都市的精神漫游和历险,向人们展现了都市上流文化圈子不为人知的黑暗角落。显然,作品所着力批判的,是横流的都市欲望以及在欲望挤压下的人性变异。在描述个人的精神成长史的同时,把隐藏在背后的混乱的时代图景清晰地呈现出来,让我们无可回避。其间,心灵的颠沛,价值的倾覆,欲望的沉浮,精神的挣扎,都在小说中有着从容不迫的呈现与表达。

作品的内在意蕴是丰瞻而深厚的,既有现实层面的人文关怀,又有精神层面的诗性追寻,是一部值得反复解读的小说。

【二】

天真热。宿舍里好像蒸笼一般。

水燕穿着吊带背心,下面只有一条三角裤,正对着电脑噼里啪啦地狂敲键盘。听见麦子进来,转身冲她努努嘴巴。麦子看她一脸盛妆,知道她又在视频聊天,就猫着腰,贼似的躲过对面的视频镜头。地上一片狼籍。瓜子皮,饼干屑,酸奶盒,隔夜的西瓜的汁水已经凝固,在白色的地板砖上触目惊心地展示着暗红的陈渍。水燕对着镜头很妩媚地笑着,说讨厌死了,一边把身子扭动了几下。麦子不忍再看,就又猫着腰溜过去,开始慢慢地收拾屋子。

水燕是从来不干这种活的。在房间里,除了歪在床上睡美容觉,她要么在电脑前上网聊天看韩剧,要么在镜子前面左顾右盼,研究自己那张脸。

客观地说,水燕是漂亮的。只是总让人感觉有些一种说不出的别扭。

风尘味儿。

直到有一次一个师兄说起来,麦子才恍然大悟。心下不禁叹服:男人看女人,一看一个准儿。

水燕湖北人,本校生,用大家的话说就是“自己的孩子”,所以在老师们眼里就格外地近一层。不由这些自己地里产的粮食们不恃宠生娇,一副嫡系亲传的骄矜模样。尤其是刚入学的时候,这些土著们很倨傲地冷眼旁观麦子他们这些懵懵懂懂的外省闯入者,满脸的不屑和拒斥。水燕是他们这一届入学考试成绩最后一名,面试成绩却独占鳌头。后来才渐渐地传开了。说是他们这一届本来要招四个,结果却招了十六个。

整整四倍啊。详知内情的人说这话的时候咝咝地吸着冷气。为什么?还不是因为水燕。

水燕的导师牛子孺是学院里的一把手,而且还是本专业教研室主任,对于考研,当然操着生杀予夺的大权。据说当初他把专业课试卷和标准答案一并都给了心爱的女弟子,好让她专心准备政治和英语这些公共课。谁知女弟子不争气,竟然名落孙山后,结果牛子孺不忍看红颜薄命,只好扩招。

水燕的这位导师麦子是见过的,研一的时候选修过他的《论语》。五十出头的样子,白而胖,脸上总是红润润的,泛着油光。稀疏的头发永远梳得纹丝不乱,湿漉漉的,很清晰地现出梳子齿的痕迹。麦子清楚地记得他第一次上课时的情景。

我这个人,淡泊名利,性喜沉静,和那些所谓的文化名流的交游,也是出于本心。没办法,惺惺相惜嘛。接着他很随意地说出了一串大家耳熟能详的名字,都是当今文化圈赫赫有名的人物。说是昨天刚到某公府上品过茶,明前的龙井,味道极佳。上周还和某公一起去某饭店吃饭,没办法,他就是爱喝那里的甲鱼汤。这几天某公不知道怎么了,老是给他发带颜色的短信,让他哭笑不得,多年的老朋友嘛,熟不拘礼,任性无忌,害得自己的绿色手机也受到轻度污染,看来要考虑加防火墙了。

座位上有人笑起来,为了牛教授的幽默。麦子心下绝倒。心想这京华宝地就是不一般,藏龙卧虎,群英荟萃,看起来这么不起眼的一位老头儿竟然如此了得。物以类聚,人以群分,想必这老头定有其过人之处。

后来才渐渐了解了牛子孺的深浅。课堂上多是浮夸之辞,究其实,是一个一瓶子不满半瓶子晃荡的人。牛教授的这些话已经在这所校园的课堂上流传过很多年了,曾经唬倒过一代又一代不知深浅的freshman。大家笑过一回,从此就给他送个绰号叫牛皮。

牛子孺喜欢水燕,这是学院里公开的秘密。上课的时候,他从来不带水杯,水燕帮他带。讲到口干舌燥的时候,只需朝着水燕的座位看一眼,轻轻地说一个字:水。水燕就扭着细细的水蛇腰把水杯递过去。大家都说水燕真是水做的,是牛子孺的水。快下课的时候,牛子孺会伏下身来说一句,中午吃啥?弄得大家莫名其妙,心想刚才还在讲着“德之不修,学之不讲,闻义不能徙,不善不能改,是吾忧也”,怎么就忽然关心起学生的肚子问题了。后来才渐渐明白这话是说给坐在前排的水燕听的。牛子孺老婆是个女强人,整日里叱咤风云,从来就没有时间给牛子孺和女儿做饭。多亏了水燕,否则牛子孺的肚子也不会日新月异蒸蒸日上。

谁要是娶了我们小燕子,那可真是前世修来的福分。有一次元旦晚会牛子孺喝多了,当众夸奖自己的女弟子。

收拾完屋子,麦子出了一身汗。坐在椅子上休息的时候,这才发现手机上有一条未读短信。打开一看,是林意之的。麦子把手机扔在一旁,不打算理他。

认识林意之是一个很偶然的机会。那是在庄尘张罗的一个文化沙龙上。这种文化沙龙是文人雅集的地方,大家品茶,聊天,赏画,指点江山,偶尔有某位意兴勃发,当场挥毫泼墨,博得大家阵阵喝彩。庄尘喜欢张罗这种聚会。他说这是在收集思想的火花。

麦子,记住:人气,就是运气。庄尘谆谆教导麦子。庄尘是麦子同乡,博士,人很聪明,且才华横溢。

林意之。此人十分了得。那天庄尘走到麦子跟前,指着正在铺在地上的宣纸上奋笔疾书的男人说。

麦子这才认真地看了两眼那个叫做林意之的男人。

林意之是北大的博士后,人称才子。对经史哲等很有研究,书画也有一定造诣。有关林意之的一则逸事曾传为美谈,据说钱钟书的《管锥编》,他竟能够从中发现纰漏讹误达数十处之多,其中还有许多学术上的硬伤。这让麦子很是钦佩。钱钟书啊,她想,这种经典大书袋竟然也有破绽。

大家鼓起掌来。麦子这才发现林意之已经写完了。他乍着两只沾了墨汁的手,歪着头欣赏地上的作品,神情颇为自得。

庄尘走过来,热心地介绍着。林意之的目光就渐渐地从自己的书法上溜了出来,牢牢地粘在麦子的脸上。

才子佳人啊,珠联璧合。旁边有人开玩笑。

林意之骄矜地笑着,看着麦子的目光就有些发烫。麦子有点窘。她低下头,装作看地上的那幅字。“有心作怪,无心为圣。”墨色淋漓,气韵生动,果然好字。

论文准备做什么题目?

林意之斜靠在沙发上,把一条腿翘起来,压在另一条腿上。他说这话的时候并不看麦子,而是眯起眼睛,专心地吹着茶杯里浮在水面上的茶叶。林意之是山东人,可是却丝毫没有山东大汉的魁伟健硕,反而更像一个江南雨巷里走出来的小男人,人生得瘦小不说,说话声音也酸溜溜软绵绵的,让人感到仿佛是性别倒错。

中国当代文学中的苦难美学叙事。

哦。林意之慢慢地呷了一口茶。这题目也太大了。苦难,你是怎么定义的?

麦子一时有些语塞。

庄尘说麦子,今天正好请教一下林老师。他可是这方面的专家。

哪里。林意之用杯盖轻轻地叩着茶杯口,两条腿交换了一下位置。沙发很宽大,把深陷在里面的林意之衬托得越发瘦小。不过,我倒是可以给你一些不成熟的建议。

麦子,还不赶紧认老师。庄尘从旁凑趣。

麦子更加窘迫了,她低下头,低低地叫了一声林老师。庄尘就笑了,呱呱鼓了几下掌。麦子看见林意之那只穿休闲鞋的右脚轻轻地在地上打着拍子。沙发比较软,陷进去的林意之腿的长度显然不够,打起拍子来就有些力不从心。不敢当。叫林兄就好了。

那次以后林意之就常常给她发短信。麦子有一句没一句地应着,还是林老师林老师地恭恭敬敬地叫着。林意之就说,麦子,这太生分了吧。

麦子不理会,照例老师长老师短,林意之就有些尴尬。直接叫名字好了麦子。

麦子说,那怎么成?大不敬啊。

水燕已经关了视频,她往椅子后面一仰,打了个长长的哈欠,说真累,这家伙,太缠人。见麦子不搭腔,就说,又是一只偷腥的猫。麦子看了一眼她脸上的盛妆,说这大热天的,真服你。水燕就嘎嘎笑了,说麦子,这你就不懂了。与男人斗,其乐无穷。这家伙,正郎情妾意极尽缠绵,招呼都不打一声就仓促地下了线,肯定是有情况。麦子说真有意思你们。水燕一边哗啦哗啦地洗脸,一边说,这有什么,现在人们都视频做爱了,哎,要不要哪天尝试一把。麦子说得,饶了我吧。水燕就把嘴撇了撇,说都是纸上谈兵,怕什么?这时候水燕的头发已经被高高挽起,脸上涂了一层厚厚的深绿色的面膜,只留下几个黑洞,一眼望去很是吓人。麦子说你就这样跟人视频,非得出人命不可。水燕说信不信,我就是没有这面具,也能把他们的命要了。

水燕,又想要谁的命呀?可乐一进门就一屁股坐在椅子上。水燕呲牙一笑,说男人。可乐就叫起来,水燕,你什么居心啊,成心让人得心脏病是不是?整个一骷髅。水燕说,看看,这位的心理素质太差了点,这要是视频做爱,还不得昏死过去。可乐说怎么,你都试过了?水燕说,Darling,那种冲击力,简直是,简直是——

麦子转身关上洗漱间的门,洗澡。洗完澡出来,水燕两个人已经从地上转移到床上,讨论还在进行。麦子心里笑了一下,把新买的胸罩拿出来试。

哇塞麦子,好大的胸!可乐的脑袋从床上探下来,贪婪地盯着麦子的胸脯。麦子赶紧把胸罩拿过来仓皇遮掩,不成想碰翻了书桌上的茶杯。麦子扔下胸罩,气急败坏地抢救水里的资料。水燕从床上探下身来,露出一张绿森森的脸,说,麦子,Ccup吧?

麦子不理她,径直进了洗漱间。

可乐望着洗漱间的门,听着里面哗啦哗啦的水声,恨恨地说这个麦子,怎么长的啊。

可乐大名杨春乐,整天乐呵呵的,从来没有发愁的时候。她说可笑的时候从来不说可笑,而是说可乐。这人真可乐。这事儿可乐极了。久而久之,大家都叫她可乐,倒渐渐地把她的本名给忘记了。要说可乐没有一点烦恼也不是事实。目前她最发愁的就是减肥,第二发愁的是在减肥的同时不减胸围。

做梦吧你。水燕打击她。你想该瘦的地方瘦,该胖的地方胖,除非自己动手拿刀子修理。

别气啊我水燕。可乐拉过一把椅子坐下。像你那样就太瘦了,穿起衣服来好看,可是脱了未必惹人喜欢,一把骨头,摸了会做噩梦的。如今,男人都喜欢丰满的。

水燕对着镜子,把脸上的面膜小心地揭下来,揉成一团,扔进塑料袋里。她涂上按摩膏,熟练地在脸上从里到外打着圈儿。告诉你,我最近刚在网上找到一个丰胸秘笈,要不要试试啊。

可乐一下子来了兴趣。说说,说说嘛。

说说?如今是信息时代,信息就是效益……水燕拿捏着小架子。

明天我请客,餐悦,随便点。好燕子,只要你无私传授秘笈,可乐我日夜焚香祈祷你钓个金龟婿。麦子披着湿淋淋的头发走出来,看着可乐低眉顺眼的样子感到好笑。可乐,想金龟婿都想疯啦?

钓个金龟婿,这是可乐的口头禅。可乐老家在南方一个偏远的小村子,父亲多病,家里只有母亲一人苦苦支撑。哥哥在广州打工。当年,学习优秀的哥哥主动把上大学的机会让给可乐,又用自己微薄的工资供她读研。至今,而立之年的哥哥竟然还没有谈朋友。

哥,什么时候给我领回家个嫂子呀。去年春节回家她跟哥哥开玩笑。哥哥不说话,闷头吃饭。半天,才瓮声瓮气地说,我?我哪有资格谈恋爱。看着哥哥阴郁的脸和父母的皱纹,可乐的心里有百种滋味,一个人都不好尝。从那时候起,可乐就立志钓个金龟婿。

我就是要钓个金龟婿。可乐很舒适地向椅子后背上一靠,把一双脚丫高高地翘在书桌上。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这话说得太对了。而且,在一定条件下,物质可以转化为精神。想找个经济基础好的老公,有什么可厚非的?她用脚趾很技术地夹起一本书眯起眼睛来看。《幸福之路》,伯特兰·罗素。

可乐!麦子大叫一声。太过分了,看你弄脏了我的书。

我这可是玉趾芳泽,你的书得以亲承浸润,幸莫大焉。可乐横了麦子一眼。幸福之路,如何踏上幸福之路,这是一个永恒的命题。但是,无论如何,钓个金龟婿,是女人们踏上幸福之路的第一个阶梯。

治疗儿童癫痫怎样挑选医院
宜昌癫痫病医院排名
癫痫的治疗大概需要多少费用

友情链接:

登界游方网 | 新年的对联 | 欧莱雅适合年龄段 | 泰然集团 | 乐器学习 | 苏州平安车险 | 分离机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