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新年的对联 >> 正文

【风恋】罗家店(小说)

日期:2022-4-19(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茫茫苍天下,横卧着数不清的大小村庄。单说这一带,有个罗家寨。说不清是哪朝哪代了,在这罗家寨的村西头,有个罗家店。这里东南傍运河,西北靠要道,水陆两通,地势优越。不要说十里八乡赶集上店的村民常来这里光顾,就是那些远路而来的旅游客商也常在这店里落脚。这罗家店真是人烟昌盛,买卖兴隆。这般情景,放下不说。单讲:这罗掌柜生得腰宽体胖,罗夫人本来也是个美人,因为保养得好,夫妇俩愈发一派富态。只是这几年来,因为两个闺女的婚事,却叫夫妇俩狠动了脑筋,罗掌柜不禁平添了两鬓白发,罗夫人也变得憔悴不堪了。

大女儿罗香十六岁那年,有一天,正逢罗家寨大集,罗掌柜带人给一伙顾客置办酒席,手下没有鲜鱼了,别人都忙的不可开交,罗掌柜就叫罗香快到集上去买几条。罗香从一个小伙子的鱼摊前买了鱼,正要赶回罗家店的时候,只听卖鱼的小伙子喊道:“大姐,你的手帕。”罗香转身把丢在地上的手帕拾起来迎风一抖,再一抬头,见小伙子正深情脉脉地盯着自己,她的脸立刻红了,目光转向自己手中的手帕,那上面恰是一幅鸳鸯戏水的图案。罗香不禁平生第一次动了春心,一手提着鲜鱼,一手握着手帕,有点魂不守舍的地赶回罗家店。后来,那个小伙子又主动到罗家店卖了几次鱼,尽管价格低廉了一些,小伙子也心甘情愿。罗香了解到他是本村人,名叫大和,双亲都已经过世,虽然家境贫寒,但人品非常好。这样一来二去,罗香跟大和竟情笃意深了。两人私下里海誓山盟,决心白头偕老。可是罗掌柜夫妇发现以后,硬拆散了这对鸳鸯。大和是穷小子一个,二亩薄田里收不了多少粮食,就是经常到河里打点鱼,又能换多少钱呢?天下万事穷为孬,你嫁给他图个啥?他们把罗香看了起来,逼着她嫁给本村的周贵。这周贵虽然也是独身一人,家里却殷实富裕,他心眼子很多,办事也颇有手腕。罗掌柜夫妇认为,周贵以后不但能继续发家,还能替罗家店遮风挡雨,这样的乘龙快婿算选着了。很快,罗香便被一顶花轿抬进了周贵的家门。大和眼看着没有指望了,一气之下,就折卖了家产,剃了光头,跑到附近寺里当了和尚。

自此,大和终日与晨钟暮鼓、经卷青灯相伴,但还总是凡心不死,免不了对罗香朝思暮想。罗香呢,总以身上不舒服为由,要求她母亲带她到寺庙里烧香许愿,罗夫人就带她去了几次。罗香与大和相遇,四目相对,那眼神里包含了千言万语。

罗香回到家里因思念大和,周贵不在的时候,总是长吁短叹,默默垂泪,那梨花带雨、楚楚可怜的样子,实在让人心痛。

斗转星移,罗香过门快二年了。要说罗香,就以长的漂亮出名,她的妹妹罗兰,近几年更出挑得如花似玉。姐妹俩都聪明伶俐,都从小就帮着开店。这年秋天,罗家店里又招跑堂的。小罗家寨有个叫二全的孤儿,人长得虽然老实厚道,却也心灵手巧,他见往前就是冬闲季节了,便到罗家店里报名当了差。天下的事就这么怪,本来向罗兰求亲的人快踩破了门槛,可罗兰都不同意。但罗家店里一来了这个二全,罗兰对他却刮目相看。

其实,这罗兰早就认识二全。罗兰小时候拜了个干娘,就是小罗家寨的。有一年,罗兰在干娘家住着,干娘给罗兰钱让她到店铺里买吃的,罗兰回来的时候,遭到了几个小男孩的耍戏起哄,被二全发现了,二全对小男孩们大喝一声:“不许欺负人!”见二全为罗兰打抱不平,领头的那个小男孩嚷道:“你向着她说,你是看上她了吧?”其他小男孩也都“嗷嗷“地讥笑二全。正在这时,罗兰的干娘赶来了,小男孩们才跑散了。后来,罗兰的干娘举家搬到了城里居住,罗兰再没到小罗家寨去过,但二全却给她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二全来罗家店应差以后,罗兰更增强了对他的好感。日复一日,两人不由产生了爱慕之情,日渐情深意厚,最后也竟私定了终身。

罗掌柜夫妇知道了,又是一口否决,嫌二全家里太穷,太不门当户对了。虽然还不到年终,二全便被罗掌柜辞退回了家。但罗兰却像着了魔,又哭又闹,寻死觅活,非逼着爹娘答应她和二全的婚事不可。罗掌柜夫妇不禁由此又想到了罗香,自从罗香嫁给了周贵,她虽然逢人强做笑颜,却是一肚子的苦水不敢吐露。罗掌柜心里明白,那会儿对罗香强迫得太过分了,现在见罗兰闹得更凶,罗掌柜夫妇出于无奈,算是勉强向着罗兰点了头,准备以后再见机行事。

第二年,这一带恰恰遇上了灾荒,二全因为生活所迫,狠狠心跟着一帮人闯关东去了。临走,他把所有的财产全送给了罗掌柜。罗掌柜暗自庆幸,感谢老天爷帮忙,这下既等于解除了女儿的婚约,又捞到了一份家业。美哉美哉!

二全一去就是两年。音讯全无。罗掌柜夫妇抓住大好时机,对罗兰是又唬又劝,说是闯关东的人十有八九都没什么好结果,恐怕二全的骨头早烂没魂了,不要自讨苦吃,趁早死了这份心。夫妇俩挑来选去,硬把罗兰许给了十里铺王员外的儿子。双方定好,三月初六结亲。罗兰掂着二全,心如刀绞。可是大势所趋,一筹莫展,想想也是命中注定,整天哭得泪人一般。

说话间,已经是三月初一。谁知在这关键时刻,犹如晴天一声霹雳,二全回到小罗家寨的消息传进了罗家店。星转斗移,带不走一颗爱心,岁月蹉跎,抹不掉一片痴情。罗兰转忧为喜,立刻要求爹娘要尽快辞退王家,让自己嫁给二全。这还了得,罗掌柜夫妇慌了手脚,便找到周贵,叫他来商量对策。

周贵本来是为了一桩买卖要出门的,因买卖合伙人家里有事,暂时走不了,就与合伙人到酒店里喝酒,只喝到下半过晌。这时,见罗掌柜来找,便跟着来到了罗掌柜家。

罗掌柜把二全回来、罗兰非闹着嫁给二全的情况讲了,周贵心想:那王员外家大业大,罗兰嫁过去以后,不但不会给娘家要东西,罗掌柜反倒要沾王员外的光。最后,这罗掌柜的整个家业就是我周贵的了。可罗兰如果嫁给了二全,二全一无所有,穷光蛋一个,罗掌柜能眼睁睁地看着罗兰受穷吗?还不知要送给她多少财产呢!到时候,二全还必定要和我争罗掌柜的家业,闹不好,会被二全争去半个的!这周贵眯着小眼睛打了一番小算盘,先是眉头一柠,接着奸笑了两声,随后咬牙切齿地说:“要拴住罗兰,就得除掉二全这块心病,干脆一不做二不休,趁着他才回来把他弄死,来个斩草除根!”罗掌柜夫妇听后,却不同意,说二全虽然给带来了麻烦,也犯不上死罪,如那样做,万一被人发觉了,也是一场灾祸。几个人又窃窃私语,好长时间定不下来。

话虽然是瞒着罗兰说的,但还是被罗兰听到了,她心里那个气啊就甭提了。但她暂时不动声色,继续在店里忙前忙后。等到傍晚时分,罗兰回到自己屋里,悄悄收拾了一个包裹,趁别人不注意,溜出了店门。罗兰走一阵,跑一阵,气喘吁吁地到小罗家寨去找二全。两人刚一见面,罗兰的眼泪就刷地流下来了,二全安慰着罗兰,听她讲完了事情的经过。两人又商量了一下,决定一块出逃。

两人刚出了小罗家寨,天就黑了。夜里,又阴着天,看不清路。他俩走过了两三个村庄,光知道朝东北方向走,也闹不清哪个村是哪个村了。这时,天已经很晚了,他俩又走进了一个村子,遇上了一个六十多岁的大娘和一个提灯笼的丫头,正站在一个朝南的起脊抱厦的大门前。那大娘见了二全和罗兰,不由地问道:“你俩是干什么的?”他俩说是赶路的,已经走得又累又乏,是不是能给找个住宿的地方?大娘见他俩可怜巴巴的,便答应了。

二全和罗兰跟着大娘进了大门,那丫头用灯笼在后边照着,随后将大门关好。他们这才发现,大门以里是条通道,通道西边有前后两个院落,两个二门朝东。他俩被领进靠南边院落的二门,丫头又把二门关好。朝里走着,只见这是一处方方正正的四合院。再看这个大娘,虽说上了年纪,却还是体魄健壮。看来,这是个富道人家。大娘相当热情,把二全和罗兰让进北房屋里。刚刚坐下,大娘不由地愣住了,原来,她认识罗兰。大娘沉思良久,觉得事情非常蹊跷,她对身旁的丫头说:“你小孩子家经不住熬夜,快回厢房睡去吧。”那丫头温顺地点了点头,转身走了出去。又过了一会儿,大娘才对罗兰问道:“你不是罗掌柜的二女儿吗?怎么三更半夜地跑出来了?”罗兰不由地一惊,暗想:这大娘怎么认识我呢?她看了看大娘,没有说上什么来。大娘已经察觉到了什么,便接着说道:“往前你不是就要结婚了吗?给你讲明了吧,准备接你做媳妇的正是俺家。你才给俺儿子提的时候,我曾到你店里相过你,不过,那时没让你知道。”听了这话,二全和罗兰算是全闹清了。哎,人要是倒了霉,喝口凉水都塞牙,刚才光顾赶路了,没想到这村竟是十里铺,并糊里糊涂地进了这王员外的家门。这下,两人都呆住了,不知道怎么办好了。罗兰心里一急,泪水不禁涌出了眼眶,她“扑通”一声跪在王大娘的面前,说道:“大娘,你别再说了,我就是罗掌柜的二女儿,可是你不知道,我心里有一腔苦水啊!”王大娘把罗兰扶起来,说道:“闺女,不要这样,到底是怎么回事,快给我讲讲。”于是,罗兰便如实向王大娘讲述了自己的情况。:“嗐,这是怎么说的,你原来和二全订过亲,你爹娘从来没提过啊!”王大娘顿了一下,又接着说:“这不,俺儿子和他爹今天带人进城去了,打算再买些娶亲的东西,他们今天晚上住城里了,说是明天早上准赶回来。你俩再看看俺这屋子,刚裱糊好,墙也刷了,门也油了。这还不是给你准备的新房,你的新房在后院呢!这些日子,俺光等着娶亲了。”王大娘越说,罗兰越加悲伤,最后竟泣不成声了。二全埋头坐在一边,什么也说不出来。王大娘不由得有些心软了,就对罗兰说:“闺女,你别光哭,你认为到底应该怎么着好,也给我说说。”罗兰抬起头来,泪眼汪汪地望着王大娘,说道:“大娘,你老人家是好心人,我求求您原谅我,还是让我跟着二全吧!”王大娘叹了口气,给罗兰擦着眼泪说:“看起来,这也是该着的。今天晚上,有个叔伯妯娌来这里串门,俺俩谈起了俺儿子的亲事,唠叨的时间长了。刚才我和那个伺候丫头出去送她,回来时正碰上你俩。要不,我怎么能知道你俩的事?闺女,你也别太难过,大娘我不糊涂,俺家他爷俩也都通情达理,儿女婚事,犟扭的瓜不甜,俺们商量一下,不行就退了这门亲。不过,得找你的爹娘问问,到娶亲的时候,找不着人了,看他们怎么答应!”

这天夜里,罗兰和二全在王大娘家吃了饭,又歇了两个时辰,天还不亮,他俩就告别了王大娘,离开十里铺,不知藏到什么地方去了。

第二天早上,王员外和儿子从县城赶到了家。王大娘把二全和罗兰的事说了一遍。王员外和他的儿子沉思了很久,最后,终于下了决心,答应解除这门婚约。谁知就在这时,罗家店派人报来了丧,说罗兰得暴病死了。王员外一家人不由一惊,表现的非常悲痛,说是万万没想到罗兰会死,这真是天上掉下来的事情。再也没多说别的,就打发报丧的回去了。接着,王员外一家人把这事重新揣摩了一遍:二全和罗兰从这里走了时间不长啊,怎么就送来了这样的信?反过头来一想,他俩是昨天晚上跑出来的,罗家一定派人四处寻找,莫非他俩从这里走了以后,被罗家的人发现了,罗兰一时想不开,寻了短见?不管怎么说,一定要弄清真相。

再说罗家店,这会儿还真的在店堂的后院里停了一口薄棺,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还得从罗兰跑出罗家店那时说起。

昨天晚上,发现罗兰不见了,罗家店的人当时没放在心上。谁知快半夜了,还不见罗兰的踪影,他们这才沉不住气了。罗掌柜吩咐:“这件事要尽量少声张,免得叫人笑话。”然后,便决定分头去找。罗掌柜的两个侄子到小罗家寨去,罗掌柜和周贵到周贵家看看,他们琢磨,罗兰到这两处去的可能性比较大。

两个侄子前头走了,罗掌柜和周贵两人来到周贵家的门前。

周贵上前敲门,老听不到里边的动静,竟敲了有半个时辰,他媳妇罗香才开了门。周贵凶声凶气的问:“怎么老不开门?”罗香回答:“俺睡觉得起来啊,你不是说出门,今晚不回来了吗?呦,爹也来了,出什么事了?”“找你妹妹罗兰呢。”罗掌柜接着问道:“他到这里来了没有?”“罗兰?没有啊,怎么,罗兰不见了?哎呀,快到别处找找吧!”按说,罗兰没在这里,是应该快到别处去找,但周贵却说:“别慌,先到家里坐坐。”

周贵带头走进屋里,瞧瞧炕上的被窝,也看不出什么异常。可是,这罗香刚才为什么老不开门,难道他真的睡得那么死,听不见动静?这时又见罗香躲躲闪闪的样子,眼神老朝旁边的铺柜上溜,这不禁更引起了周贵的怀疑。他倒不认为这里面藏着罗兰,罗兰确实没在这里,这他清楚,这时他的心里,产生的是另外一种念头:这罗香跟我结婚以前,曾风流一时,后来倒没抓住过她这方面的蛛丝马迹,难道她真的彻底变好了吗?是不是还会瞅空子背着我干出别的事来?周贵这样想着,故意踢了踢柜上的锁,果然,见罗香的神色更紧张了。他朝着罗香冷冷一笑,说道:“罗兰平常想着穷小子二全,你尽护着她说,现在找不到她,你是不是把他藏在这铺柜里了?”罗掌柜说:“这哪能呢,再怎么着,她也不会把罗兰藏起来不说,更不会把罗兰藏到这铺柜里。”“哼,也别说的这么准!”周贵朝铺柜上踹了一脚,又接着说:“是得打开看看,拿钥匙来!”这下,罗香可真慌神了,她一边连口说着没见罗兰,一边假装去找钥匙。实际上钥匙就在衣兜里,她是不肯拿出来。“不用找了!”周贵说着,从堂屋里拿来了一把斧头,弯下腰,去砸铺柜上的锁,“咔咔”几下子,就把锁砸开了。他刚掀开柜板,就听到里边一阵响动,罗掌柜上前一看,不由得“啊”了一声,倒抽了一口气,他退到一旁,歪坐在炕上。这时的周贵,可真红了眼,他呲牙咧嘴,就像一只要吃人的恶狼。刹那间,周贵顺手从柜里提留出一个人来。恰在这时,罗掌柜的两个侄子进了屋子,一看这个情况,不由得一愣,但很快就明白了是怎么回事,便狠狠地把那个人踹在地上,扑上去一顿毒打。“你俩闪开,老子今天就要了他的命!”周贵怒吼一声,举起斧头,连着朝那人的头上猛砍下去,那人惨叫几声,就见嘴里只有出的气,没有进的气,很快便挺腿了,脑浆和鲜血流了一地。

癫痫病能否医好
癫痫病的起因都有哪些呢
最好的癫痫医院是哪家

友情链接:

登界游方网 | 新年的对联 | 欧莱雅适合年龄段 | 泰然集团 | 乐器学习 | 苏州平安车险 | 分离机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