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史上最强笑话 >> 正文

【丁香·丁香花开】风间的叶子(情感小说)

日期:2022-4-19(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我是叶子,随风飘落的叶子。大学毕业后,在机关单位工作了五年。这些年,我总是独来独往,不爱与同事交流,是一个边缘人物,同事觉得我特别古怪。我始终学不会圆滑,不知不觉就得罪了人。时间一长,我就厌倦了机关无情的文件,厌倦了机关微妙的人事。我决定辞职,重新生活。

辞职后,先慵懒了一段时间,后来找了份家教的工作,教孩子弹钢琴。其他时间便在家看书,看电影,偶尔去旅行。总之,生活轻松自在,是我想要的人间生活。只是收入比以前更少。于是我决定把租来的房子退掉,搬去与兰佩一起住。

兰佩是我唯一的朋友,也在机关单位上班。她跟我不一样。她很喜欢自己的工作,每天看文件写文件,经常加班出差。她善解人意,与同事相处得很不错,领导对她也信任有加。

我辞职的时候,兰佩极力反对。她不明白我为什么要将好好的铁饭碗砸掉,况且辞职后,前景并不好。但我不为自己做出的决定而感到后悔,我很享受辞职后的生活,尽管收入低。

兰佩和男朋友风间租了一套两室两厅的房子,正好多出了一间房,兰佩腾收留了我。

风间和她是同事,属于办公室恋情。他的工作较轻松,很少出差和加班,应酬也不多。

搬过来后,我常常在厨房煲汤、炒菜,等他们下班回来吃。兰佩下班后看到一桌菜,总是很感动。吃饭的时候,我很少说话,但会偶尔偷瞄风间那件卡其色毛衣,他有时会在里面搭一件白色衬衣,看上去很温暖。我总有一种想去拥抱的冲动。

风间喜欢吃我做的红烧鲫鱼,他能吃掉一整条,而且比平时要多吃一碗饭。他说我做的红烧鲫鱼的味道跟她妈妈做的味道很相似。

为了不打扰他们的生活。我除了做饭、吃饭外,大部分时间都待在自己房间看书。他们经常在客厅打闹,看电视,有时还在客厅亲昵腻歪。

兰佩不在家的时候,只有我和风间两个人一起吃饭。我会特意买他喜欢的鲫鱼,看他吃的很香的样子。平时不爱说话的我,这时会跟他聊很多,聊小时候的故事,上大学的故事。他总是很认真地听着。吃完饭,他会抢着去厨房洗碗。

一天,兰佩在外出差。风间在厨房洗碗。我在旁边有一句没一句地陪他聊着天。他那件卡其色毛衣,逐渐吸引了我,我不知道我是着魔了,还是发疯了,从背后抱住了他。他的身体很健壮,他的毛衣很柔软,也很温暖。他吓了一跳,把手上的盘子跌碎在地上,只听见“哐”的一声响。他转过来,抱着我,我被他那山洪暴发似的热吻完全融化,随后他进入我的身体,如鱼得水般在里面畅游,直到抵达最深处。此刻,我感觉我内心深处已被他阅尽。

这晚,他留在我房间,整晚抱着我睡。他说:“叶子,我喜欢你。我以前只觉得你很古怪,现在,我不知道你什么地方越来越吸引我。”

风间的身体很温暖,我希望可以一直这样抱着。

自从这次后,兰佩不在家的日子,我们就像夫妻一样生活,这是很美妙的日子。我知道,我迷上他了。但越是这样,我越怕。这是一条走向死亡的路。我怕有一天我们三个人都会遍体鳞伤,于是,我决定离开。

一天,在饭桌上,我告诉他们我要去杭州。兰佩问我,为什么突然做出这样的决定。我说,我是一片叶子,被风吹到哪,就落到哪。

兰佩知道我做出的决定谁也无法改变,劝也没有用。只好叮嘱我说,在外面要好好照顾自己,不要由着自己性子来。有事打电话回来。

我注意到风间一直默默地吃饭,没有作声。

走的那天,我坚决不要他们送。

在杭州,我举目无亲。茫茫人流中,我像一片叶子,飘浮不定。几经周折,我在一家乐器培训学校找了份工作,还是教钢琴。生活简单,收入够用,有空可以看书。我很知足。

兰佩常常会打电话来问候。风间偶尔也会打来电话,但我没有接听。

来杭不久,我发现我怀孕了,一条小生命在我身体孕育,第一次感觉到生命的奇妙。这让我想起了风间,他那件让我忍不住想拥抱的毛衣,他柔软的嘴唇,他温暖的身体。但我没有打算把消息告诉风间。

在一座新的城市,有了新的工作,新的生活,新的生命,一切都是新的。新同事周重跟我在同一家培训机构工作,他教古筝。我们常常一起聊天,聊音乐,聊文学。来杭州之前,他被父母安排在一家国企工作,但他不喜欢朝九晚五的生活,于是把工作辞了。跟家里闹翻之后,就跑来杭州,从事他喜欢的音乐。他也总是一个人。除了工作,就是运动,生活很健康。

一路上,我们会遇见很多人,不知道哪些人将会与我们的生命有关。

风间给我发来信息,说要来杭州出差,他想见我,我无法拒绝他。我兴奋不已,向学校请了假,把家里收拾得干干净净,还去超市特地买来鲫鱼做红烧鲫鱼。

风间一进门,我就兴奋地抱住他。这天,他穿了一件黑色毛衣,毛衣依然很柔软,很温暖。他也紧紧抱住了我。

这晚,风间没有离开,在我这里过夜。我们拥抱着,都没有睡着。

“风间,你可以留下来吗?”

一阵沉默后,他说:“叶子,我不能辞职,我不像你那么有勇气。如果辞职了,我不知道能干什么。”

他的回答,在我预料之中。他已经习惯了机关的工作。有稳定的收入,有规律的作息时间,工作也谈不上辛苦。

我没有逼他,他有他的选择权力。我知道,对这个问题纠结下去,是没有任何意义的。我也觉得没有必要将怀孕的事情告诉他。

“叶子,你跟我回去吧。我们结婚。”

“不,我不能回去。我无法面对兰佩。”

“我们一起去跟兰佩说,她会理解我们的。”

“风间,不能这样对兰佩。我阻止了他。”

我们不再说话。

第二天早晨,我们心照不宣,又一次做爱,我们都知道这可能是最后一次了。他走的时候拥抱了我:“叶子,好好照顾自己。”

他走后,我决定不再与风间有任何纠缠。没有跟兰佩联系,也没有跟风间联系,开始热爱自己的生活,热爱自己的工作。生活很平静。只是肚子慢慢大了起来,身体有些不适。我决定把孩子生下来。

过了些日子,风间打来电话。我没有接听。他一遍又一遍地打过来,只好接了电话。

“叶子,为什么总不接电话?”他有些责备我。然后欣喜若狂地告诉我:“兰佩怀孕了。”

我摸着自己的肚子,不知是替他高兴还是难过。于是淡淡地对他说:“恭喜你。”

自此,风间没有联系过我。

我继续我的钢琴教育事业。周重见我肚子一天天大起来,没有问过我。他有时会摸着我的肚子,淘气地说:“小生命,叫妈妈,叫爸爸。”

临盆的时候,周重陪我一起去医院。医生问我选择剖腹产还是顺产?我毫不犹豫地选择顺产。医生说顺产很痛,问我是否能忍受。我说我要试试。

果然。先是阵痛,我以为快生了。医生检查了之后,说,还早呢。之后越来越痛,我忍不住大叫起来。进产房后,更是痛不欲生,我反而不再喊叫,我知道喊叫是无济于事的。没有哭喊,只是用力地生产。孩子生下来后,我已没有了说话的力气。

经历过这次生产的疼痛后,我觉得,世间的任何疼痛是没有不能忍受的。

孩子出生了,是女孩,长得很像风间。医生要我们帮孩子取名字,并填写父母的信息。周重说,孩子就叫周天乐吧。天天快快乐乐。我答应了。之后他在父亲一栏写上了“周重”两个字。他握着我的手说:“叶子,让我照顾你。”

我拒绝了他,请来了一位保姆。周重偶尔来看望我们,我依然没有把消息告诉风间。

我成了一位母亲,每天在家带孩子。孩子长得很可爱,非常爱笑。几个月后,我开始工作,除了在培训学校上课,还去花店帮忙插花,晚上在家写稿卖稿。

一天上午,我正在给学生上课。风间打来电话,他很平静地告诉我兰佩生了。

“恭喜你,风间,你要做爸爸了。”听到这个消息,我真心祝福他们。

“我不是孩子的爸爸。”他依然很平静。

“这是怎么回事?”我很吃惊。

“你去问兰佩吧!”他便把电话挂了。

兰佩与风间之间还会有谁?难道是我和风间的事情败露了,兰佩为了报复风间?

我想知道究竟。几天后,我给兰佩打去电话。

“兰佩,还好吗?”

“叶子,风间是不是告诉你了?”她的声音显得很微弱。

“是。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她停顿了一会,然后说:“叶子,我对不起风间,但我还是很爱他。是我一时糊涂,犯了不可饶恕的错误。但是,叶子,我也没有办法。叶子,你是最相信我的。你愿意听我说吗?”

“我相信你,兰佩。你说,我听着。”

过了很久,她才说:“那段时间,我们单位要提拔一名正科级干部,包括我有三人符合条件。我在单位这么些年,付出了很多,想要一个职务来证明我的能力,但是我没有把握。于是我带了5万块钱,去我们局长家找他。我跟他说明来意后,把钱放在他面前,希望他在这次提拔中能关照关照。他很不屑,要我把钱收回去。我以为人选已经定了,我没戏了,准备提着5万块钱就走。可是被他叫住了,说我还有办法。我问他有什么办法,他说要我献出身体。我当时大吃一惊,没有想到平常看起来很和善的一个人,居然是这样。我没有答应他,并告诉他这是不可能的。可是他威胁我说,他的命令没有人敢违抗,如果我不服从,他会让我在单位上待不下去。我当时有些恐惧,不知所措。这时他......”

兰佩没再说下去,已经泣不成声。

我不知道该说什么。于是问道:“那风间是怎么知道的呢?”

”孩子一生下来,就进了重症监护室。医院要求做DNA鉴定,才发现孩子不是风间的。我也没想到,就这一次,就......”

以前在机关,有些事也有所耳闻,但没想到这样的事情会发生在兰佩身上。我为兰佩感到难过,也为风间感到难过,但我不知道我能做些什么。风间和兰佩该会怎么处理这件事,我也没有去过问。

我们无法预测自己的人生会走到哪一步。

有一天,周重突然对我说:“我们结婚好吗?”

“周重,我是风间的一片叶子,风吹到哪,就落到哪。也许,我会离开杭州。”

“可我是孩子的爸爸,他似乎理由很充足。”

“我不值得你这样,周重。”

“不,我喜欢你。你看似柔弱,其实很坚强。”

“周重,你的家人不会同意。我们会得不到祝福。”

周重遭到我的拒绝后,郁郁寡欢,之后很少和我说话。他全身心地投入到教学中。

我们喜欢看波澜曲折的故事,但不想经历波澜曲折的人生。谁也不知道还有多少未知数在等待我们。只要看见孩子,我就觉得世间是美好的。

那年的春天,连续下了几天几夜的雨,让人记不起晴天的样子。雨停后,太阳出来了,把雨洗过的树叶照得更加翠绿。趁着好天气,我带着孩子到公园透气。手机响了,又是风间。

“叶子,兰佩发生车祸了,走了。”他的声音非常急促。

听到这突如其来的消息,我大哭起来。连摇头说:“不,我不相信!我不相信!”

“叶子,兰佩的身上还有写给你的一封信。你快回来吧!”

我把孩子交给保姆,匆忙坐火车赶回去。但我还是没能见上兰佩最后一面。在他们的出租房里,见到风间。他已没有力气说话,把信交给了我。我颤抖地把信拆开。

叶子:

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我已经走了。

叶子,这是必然的。我没有办法面对同事,也没有办法面对风间。这是我惟一的选择。叶子,我本以为,凭我自身的努力,可以在单位上大有作为,实现自己的价值。但是,我们的命运被别人捏在手里,无法自己掌控。叶子,其实我很佩服你,可以义无反顾地辞职。

叶子,回来吧。我知道风间很爱你,他常常在睡梦中喊你的名字。你们的事情,我早就心知肚明,只是我不想挑明,因为我爱风间。我曾经恨过你。恨你为什么要搬过来跟我们住,恨你为什么偏偏要喜欢上风间。但是有了孩子后,风间对我全心全意,非常照顾,他很喜欢我肚子里的孩子。我很知足。我想我的幸福生活就此开始了。但我没想到生活会被搅成这样。

叶子,现在,我不恨你了,我知道,爱,没有对与错。

叶子,你要幸福得活下去。

读完此信,我哭不出来。我不知道叶子被风吹起的时候是否会疼痛。

(原创首发)

老年人癫痫饮食禁忌
癫痫病患者的寿命有多久
癫痫病患者的日常饮食

友情链接:

登界游方网 | 新年的对联 | 欧莱雅适合年龄段 | 泰然集团 | 乐器学习 | 苏州平安车险 | 分离机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