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基友英文 >> 正文

【笔尖◇暖】下辈子我还娶你(小说征文)

日期:2022-4-18(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有种爱能穿越时空,温暖岁月,但也麻醉了人的神经……

——引子

三哥结婚了,娶的是遥远山村逃婚来的玉莲。

结婚那天,老婶脸上笑开了花,逢人便讲:我儿的对象还是后院的妞妞托人给介绍的呢,妞妞是谁?就在咱县里最大医院当医生,这回我总算放心了!我儿是真的有福,还真没白挑等到三十一了,娶得新媳妇比我儿小七岁……”

三哥结婚那天,敲锣打鼓人山人海。三哥人缘实在太好了,单位上上下下的领导工人都来了,随礼的人络绎不绝。只因为,三哥以前的哥们、同事比他小的都先后结婚了,三哥以前为大家也没少随礼,大家都礼尚往来嘛,大红喜字张灯结彩的架势让三哥出尽了风头,三哥站在婚礼上,憨憨地笑着。他个子不高,但五官却长得齐整。一笑还有一对大大的酒窝,一隐一现着。身边站着一个山里山气的穿一身粉色套裙的姑娘,那个姑娘小小的眼睛细长的脸,面黄肌瘦的样子,个子还算高和三哥齐上齐下,小心翼翼的站在三哥身边陪着笑脸。人们惊讶的议论着:“喂,也没看出这个女人有多麽好呀,以前人家给介绍不少,他条件太高,总想找个顺眼的,这个顺眼吗?除了个高点也没看出什么优点呀?”“哎,看见没,这个女人细看像狐狸精耶。据说来城里没几天就着急要结婚,是不是有什么问题呀”人是不知道怎么想的,挑来挑去都挑花眼了……”

人们纷纷杂杂地议论着,搞得我这个介绍人也貌似觉得有些什么问题似的,我的脑海里浮现出一个月前,我同事小梅问我说:是不是有个远房的三哥都三十多了还没结婚,问我想不想找个山村妹子?我当时也是一冲动,答应回家说给问问。没想到回家一问,三哥一听是我给介绍的又是个遥远山村的,直接就应承下来。三哥当时还笑着说:“嗯,谢谢你妞妞,山村女孩没被污染过,纯,我喜欢!”

见面那天因为我临时有个手术没去,就直接给了三哥小梅的手机号。

过了几天,去三哥家洗衣服,刚进院里就看见了老婶,问起老婶:“三哥的事怎么样了?”

老婶竟然神秘兮兮的对我说:“成了。”然后还对我努努嘴说:“都睡上了。”

我惊讶的看着老婶问:“不是吧,这么快?”

老婶兴冲冲地小声对我说:“见面当天那个姑娘就来家了,说什么不走了。说是从家逃婚来的不想回家了,就想在这赶紧找个婆家,痛快的断了那家的婚姻。”

老婶正和我说着,三哥睡眼惺忪地从房间出来,看见我笑着说:“是妞妞呀,一会别走哦,我找你有事。”随后从三哥房间跟出一个瘦瘦的单薄姑娘,她上身穿了一件很土的兰格上衣,她看见我进来手里拿着衣服,急忙抢了过去,热情的说:“来洗衣服呀,我来帮你。”说完还没等我说话,就麻利的把衣服放进水池边的大水盆里,拿起搓衣板熟练的搓起来,嘴里还说着:“你是妞妞吧,一会在这吃饭吧。”说完对三哥撒娇的说:“三,一会你出去记得买点好菜哦,让妞妞在咱家吃饭,谢谢妞妞为咱俩说媒。”

三哥说去买菜了,我跟在她后面想问问到底怎么回事。三哥只是沉思了片刻,低沉的说:“妞妞,我下个星期就准备结婚了。”

“不是吧?这么快。”我简直不相信自己的耳朵,愣愣的盯着三哥的眼睛,三哥的眼睛闪烁着,犹豫了半天小声的说:“她不是处女,但都已经这样了,就结婚吧。”

上班时遇见了小梅,想起婚礼上别人的风言风语,想想三哥临结婚前闪烁不定的目光,我就把小梅拽到了一边问她:“你给三哥介绍的那个叫玉莲的女孩到底是怎么回事呀?你了解她吗?”小梅吞吞吐吐的说:“这个具体怎么回事我也不太清楚,只是我的一个老乡对我说:玉莲她以前在外省合伙和别人做买卖,后来买卖没做成,那个同伙进监狱了,她就回到山村了,她家要把她介绍给一个六十多岁得老头,她不干就跑出来了。”

我紧接着问她:“那三哥和她见面当天怎么就去三哥家住了?”

小梅说:“我哪知道,我给她领到地方,他俩见了面我就撤了,过后那个玉莲和三哥去我家告诉我说,他们要结婚了。”

迷迷糊糊的给人当了介绍人,还不了解被介绍人什么个情况,这稀里糊涂的搞得我寻思好些日子,直到有一天,老婶告诉我,那个玉莲快生小娃娃了,说要麻烦让我给找个好医生检查一下,我这才把悬着的心放到了肚里。

一大早,三哥就领着大肚子的玉莲来了,从三哥和玉莲的亲昵样,我就能看出三哥是幸福的,也别说几个月没见,玉莲胖了许多,居然还白了许多,以前那个面黄肌瘦的女人不见了,却变成了一个雍容华贵的样子。三哥在一旁小心翼翼的伺候着,那细心劲就别提了。

来到医院,我找到妇产科李主任,李主任问了问具体情况,细心地检查着,检查完,李主任突然问了句:“你们肯定是记错了预产期了。”

玉莲脸红红的说:“没有记错,还差一个月呢,我记得很清楚。”三哥也附和着说:“绝对没有。”

李主任自言自语地说:“孩子摸着可够大的,像足月孩子。”玉莲赶紧说:“吃得太好,在家时我从没吃过这么多的好吃的。”

三哥当爸爸了,当老婶跑着来告诉我时,我惊呆了。我问老婶:“不是还差一个月吗?”

老婶兴奋地说:“早产。”

“早产?生的是男孩女孩呀,几斤呀?放保温箱了吗?”我疑惑的问着。

老婶接着说:“女孩,七斤二两,没放保温箱。医生说各项指标都挺好的,像是足月孩子头发都长挺长呢。”我来到医院时正迎面遇见李主任,李主任看见我高兴的说:“孩子生下来了,顺产不错。”

我问李主任:“孩子提前一个月出生不放保温箱,能活吗?”

李主任笑了说:“肯定是记错日子了,现在的年轻人提前有了,还假装不敢承认的事多了。”

“那绝对不可能,三哥哪天认识那女孩的,我还不清楚吗?”我还想说什么,李主任摆摆手说:“好了我懂,一会你去病房告诉一声,如果没有其他的事,三天后就可以出院了。”

玉莲出院了,三哥特意找来了单位的双排座来接。老婶抱着孩子,兴奋地坐在车前座。三哥背着玉莲走出医院,还不时回头轻轻地叮嘱着。玉莲捂的严严实实只露出两只眼睛,趴在三哥的后背上,脸紧紧地贴在三哥的头上,还不时摩擦着,低语着,让人看了就要有种亲的不能再亲的感觉。车一溜烟的开走了,我目送着他们的背影,心里有种说不清的感觉。

我和小东同居了,小东是我医院临床外科的主治医师。小东家是桂林的,长得眉清目秀的多了几分女孩子样。没办婚礼只因为我想等有合适的房子了,再补办一个隆重的像样的婚礼。再说了证都领了还在乎那热闹的场面吗?同居的第一天我就对小东说:“我可不是个随便的女孩,除了你,我几乎贫乏。”

小东说:“我可是个随便的男孩,除了你,我满是肥沃。”

我说:“既然肥沃,那你就陪我去前院我老婶家吧,咱去认认亲,看看小娃子,叫声咱三哥、三嫂。小东嗯哪得赶紧响应着,随我屁颠屁颠的,拎着大包小包走进前院。

刚走进三哥家院子,就听见孩子的哭声,小东西哭得惊天动地的。只见三哥蹲在院的水池边,一边洗着花花绿绿的尿布,还一边不时的冲着屋里喊着:“闺女呀,别哭了听点话好吗?让你妈睡会觉,休息会吧。”只听屋里那个三嫂也喊着:“累死我得了,你个小娃子,就让人总抱着,这小东西精的要命。”

“三哥。”我叫着,三哥听见我叫,急忙抬起头,看见我领个人进来,紧忙的放下手里洗得尿布,擦着手上的水说:“妞妞来了快进屋。”

“三哥,你怎么没上班呀?”我问道。

“我要求倒夜班了。”三哥紧接着说:“倒夜班可以有时间照顾你三嫂和孩子,另外还可以多挣点。”

“哦,三哥。这是小东,我男朋友。”

“快进屋,进屋说。”三哥热情地让着。

刚一进屋,就和从厨房走出来的老婶走了对个,只见老婶端着一大碗满满的鸡汤面条,碗里还有两个荷包蛋。老婶一抬头看见我和小东进来,笑眯眯的说:“哈,妞妞呀,怎么今天有空,把男朋友领来了,正好一会让你三哥做俩好菜,就在这吃了。”

“妞妞来了,快进来。三嫂扭动着小碎步抱着小娃子迎了出来。”

“傻丫头,怎么下地了,快躺着去。”三哥见三嫂抱着孩子迎了出来,赶紧紧走几步接过孩子,紧张地说:“怎么又不听话,又起来了?”

“哎呀,我哪有那么娇嫩呀,已经满月了。我没事的,你累坏了吧,看这手凉的,不是说我一会就洗了吗?”

两人亲亲热热的眉来眼去的说着,小东拽了我一下衣角小声说:“你看三嫂多温柔,又体贴三哥。哪像你总那么大呼小叫的你也学学嘛。”

“去,说什么呢?我一开始就这样,这是能学会的吗?”

三哥和老婶去厨房炒菜了,小东和我开心的逗着小娃子玩。小东突然说:“三嫂,你家娃子长得可真出息,没足月出生比足月的孩子还大。还长得不像你俩。”我听了小东的话也仔细的看了看孩子,也别说这个孩子还真长得不像三哥,特别是那双有些深陷在眼窝的眼睛,一点没有和三哥相像的地方,就是那嘴巴也如樱桃一样小得可怜,而三哥和三嫂都是大嘴……

我正觉得奇怪,三嫂突然把孩子抱起来,有些不自然的说:“孩子这么小可看不出像谁,孩子不像父母的多了去了。我就长得不像我父母,那不也是他们生的,现在这种事太多了。我家孩子大,那还不是我妈伺候的好,每天都给我炖肉吃,我在家的时候哪吃的有这么好呀。”

正说着,大门外有人在问:“请问,这是三哥家吗?”紧接着话音,走进一男一女两个山村老人。只见那两个人都在六十岁上下的年纪,满脸的沧桑。身上穿的冷不丁一看,就像是遥远世纪来的客家人。玉莲看见那两个人愣在那傻傻地说:“爸妈你们怎么找到这来了?”那两个老人看见三嫂兴奋地放下手里的东西,齐声喊道:“玉莲,你果真在这,让我们好找呀!”

“开饭了!”三哥连声喊着,端着一盘溜肥肠走了进来。他看见站在门口的两个老人,不知道说什么好。老婶随后也走了进来问道:“玉莲这两个人是你父母?那赶紧让座呀。”

三哥也紧忙说:“是啊,爸妈快进屋,大老远来的,一起吃饭。”

那两个老人看见三嫂手里抱着的小娃,兴奋地冲上前去齐呼:“生了,生下来了。”

三嫂赶紧接过话说:“是呀,我结婚了,我和三的孩子。”“啊?那——那个——孩子呢?”玉莲的爸爸瞪大眼睛吃惊的问着。“你说什么呢,不就这个孩子吗?”

“是啊,”三哥紧接着说:“我和玉莲结婚,本应该去拜访您二老,可是玉莲说你们住的比较远,说以后孩子大点了,再去看你们,你们既然知道我们已经生孩子了,也来了就赶紧的上桌一起吃饭吧。”

“是啊,那就别客气一起吧。”老婶热情的让着。那两个玉莲的爸妈迟疑的坐到桌前,望着饭桌上一桌的好菜,紧忙的拿起筷子连说着:“嗯,吃饭,是饿了。”说完就急忙奔着那一盘排骨炖鸡使上了劲,三下五除二一盘鸡顷刻到了他们碗里,我和小东对视了一下,没有说话。

走出三哥家小东说:“喂,傻妞,你不觉得那个孩子有问题吗?”

“嗯,我好像觉得有点。”我迟疑的说。小东接着说:“你说这个三嫂到底是何背景?你也是也不了解人家,到底是怎么个回事,你就答应给三哥介绍,挺好的三哥处男身给了二手货,枉费了三哥对那个玉莲的一片真心呀。”

“可别瞎说了,三嫂对三哥也确实够体贴,也真的不错。再说了孩子还没长大呢,还看不出长得像谁?”我自顾自的解释着,但说实话我的心里也有了个结,那就是那两个玉莲爸妈怎么说话怪怪的,貌似知道这个孩子怎么回事,要不行我有机会去问问她父母?心里这么想着但我没和小东说,我只是一个高窜到小东后背撒娇的说:“好了,亲老公我累了,你能不能别管别人家的事了,背我回家呀?”小东看我爬到了他后背,兴奋地把我一使劲背起来小声说:“傻妞,看我回家怎么收拾你。”说完急不可耐的撒腿就往我俩的家跑,一边跑还一边说:“咱也生个娃看长得到底像谁。”

三哥病了。据说是劳累过度,缺乏营养。在加夜班时从天车上掉下来的,人被送到医院时整个是昏迷的。三嫂听到信后,急得哭哭啼啼的跑到医院,昼夜陪护在身边不时地轻声叫着:“三,你睁开眼睛看看我,你把好吃的都让给了我们娘俩,你自己什么都舍不得吃,你再不睁开眼睛,我和小娃也不活了。”

也别说,功夫不负有心人,三哥真被三嫂给叫过来了。当他睁开眼睛那一刻,三嫂也顾不了许多医生和亲人在跟前,就抱住三哥连连亲着三哥的嘴说:“你终于醒过来了,咱回家我好好伺候你一辈子!”

三哥从医院回家后,果然三嫂一日三餐再也不让三哥做,小娃每天的换洗尿布她也抢着去洗,每天她还特殊的给三哥增加两个鸡蛋营养。她的父母也不时地抱着小娃出去逛,我去了几次,故意在他们父母面前试探的提过几次孩子,不知为什么,他父母竟然一句话不说了。听老婶说,三哥把挣得钱都给玉莲买了营养品和好衣服,孩子奶又不够吃月月还要买奶粉。以前有点积蓄也花的所剩无几了。三哥除了自己班上的工作,业余的时间还找了份搓澡工作,没事就去前面澡堂子给人搓澡。

哪类因素影响癫痫
海口癫痫病医院排名
宝宝患了癫痫该如何做呢

友情链接:

登界游方网 | 新年的对联 | 欧莱雅适合年龄段 | 泰然集团 | 乐器学习 | 苏州平安车险 | 分离机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