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杭州工业设计招聘 >> 正文

【江南】日出西沟(小说)

日期:2022-4-22(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腊月的天,风里带着些刺儿,原本还有半月才下的雪,一切毫无征兆的,没打招呼的提了前。这让祖祖辈辈都生活在黄土且依山傍水的人们,一时还真有些手足无措。腊月的天,这时候家家户户都已经生起了炉火,一来可以供自家的人取暖,二来,要是谁家的亲戚或者朋友来了,也好有个招待别人的地方。在乡村,农人们早已卸下浑身的疲惫,把他们整年的辛劳都寄托给了暖烘烘的被窝。其实,不是他们身性懒惰所致,而是这个季节确实不适宜忙碌耕种。想着一年就那么一点可以闲下来的时间,于是索性一“懒”到底。男人们总是比女人们要那么贪睡一些,这不,眼瞅着快到正午了,顺子他娘见自己的丈夫还没起床,顿时气不打一处来。

你说气,其实也不尽然,毕竟人家已经同床共枕了那么多年。要是经常为了一些陈芝麻烂谷子的事儿而斤斤计较,试问这个家还能存在得长久吗?顺子他娘是明白这个道理的,所以也就处处让着自己的丈夫。不过,她的忍让是有底线的,好在丈夫从来没有动手打过自己,也没有背着自己去做什么亏心的事儿,这让她的心啊,多少有了些慰藉。对了,大哥前些天告诉她,说是有人捎信给他,结婚在县城的大女儿这段时间身体不是很好,所以就估摸着想去看她。当时,村里并没有路,所谓的路都是祖辈通过自己的艰难跋涉探寻出来的。后来,走的人多了,也就名副其实的成了连接亲情的温馨的纽带。去县城,多半走的是山路,山高路远的,让人有些吃不消。按照路程来算,从大哥家出发一直到县城,大概需要两天的时间。而顺子家的位置刚好居中,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一时又没有值得依靠的对象,所以就只好前来打扰顺子一家。既是亲戚,顺子一家当然非常之欢迎,因为谁没得个难处。再说了,就算人家只是来串串门,你也总不能不让对方连个门儿都不让进吧。

算算日子,今天也应该在路上了,顺子他娘想着人家来了总不能一碗白水稀饭就将其打发了,这要是传出去往后还怎么见人啊。对,男人们都爱喝酒,可是她在屋里寻了半天,恁是一点都没发现。这下,算是把她急坏了。而这时,她又听见猪圈里,那些小宝贝的叫声,你说她能不发起牢骚来吗?眼下,又要做饭,又要喂猪,又要去附近唯一的店铺打酒,她一个妇人怎么能忙得过来。没办法,她只好去叫醒自己的丈夫,可是没想到对方睡得跟个死猪一样。总不能这样一直僵持下去吧,她蓦地想起两人谈恋爱的时候,一次,她看见爱人在跟别的女孩眉来眼去的,想也没想就冲过去揪住他的耳朵死死不放。您还别说,自从有了上次的教训,对方还真就收敛了许多。她啊,每每想到这个画面的时候就会禁不住暗自偷笑起来,现在也是如此。终是拿出自己的杀手锏了,只听丈夫"哎哟"地叫了一声,便从睡梦中醒了过来。丈夫本来想发点什么小脾气的,可是在他视线停留在窗外的一瞬间,他知道时候已经不早了。想着是自己错在先,遂起身穿起贴身的衣物来。在他穿好之际,妻子已经给他把洗簌工具拿到了跟前。洗漱完毕,妻子这才把事情的原委告诉了他。丈夫是个讲道理的人,听了她的一番话后,心中才刚刚爬起的怒火一下烟消云散开来。

午饭,两人吃得比较简单。吃完后,顺子他娘就让丈夫打酒去了,而自己则留在家里准备着招待大哥的饭菜来。光有蔬菜那是拿不上桌面的,男人们都喜欢一边喝酒一边吃肉,一边叽叽喳喳地谈论起自己所谓的“国家大事儿”来。按理儿说,本来今年家里是要准备杀头年猪来打打牙祭的,谁想仅隔着两座山的父母已经在入冬之前给他们送来了鲜嫩鲜嫩的厚礼。不仅如此,母亲还亲自为他们熏了一阵,如今这肉啊,正挂在厨房一个禁闭的小屋里。算来也有两天没进这个小屋了,顺子他娘于是借着昏黄的灯光走了进去。“啊,我的肉啊,到底是哪个挨千刀的,哪个没娘养的野种犯浑了,竟然偷到我家来了,天哪,这让咱往后该怎么活啊!”顺子他娘一边嚷着,同时眼泪也禁不住流了出来。而这个时候,丈夫刚打完酒回来,在离自家还有10来米远的地方,他听见妻子哭泣的声音。起初,他以为是家里来了什么坏人,于是他小心翼翼地放下打酒的桶子,迅速抄起一根扁担就往妻子所在的地方赶去。

进了屋,他自己也傻眼了,只见屋里的肉已经所剩无几,更让人吃惊的是窗户上的铁栏杆,不知被谁用了什么法子,恁是卸出了一个大窟窿。也正是这个能够通过人的大窟窿,让不怀好意的人有了可乘之机。究竟是谁那么大胆呢?两口子还真的说不出个一二三来,估摸着客人也快到了,丈夫嘴里一面安慰着妻子,一面提醒她客人的饭菜还没做好。经丈夫那么一说,妻子立马擦干眼角的泪水,在两人即将走出小屋的时候,她叹着气讲:“事到如今,还是不要怨天尤人的好,就当舍财免灾吧!”当然,丈夫也听得出她话里的弦外之音,他脑海里翻腾着的思绪已经由刚才妻子的那番话浓缩了许多,他在心里默默地嘀咕着:“是啊,舍财免灾!”

嘎吱嘎吱...这是有人行走在雪上发出的声音,顺子他娘听见了,就让丈夫出去瞧瞧,还说:“许是咱们的大哥来了!”真是说曹操到曹操就到,这不,在丈夫刚要探出头去看清对方的时候,外面已经有人已经喊了起来。“顺子他爹,他娘在家吗?”讲话的是个男人,年纪大概在四十岁左右,他的声音有些粗哑。“在呢,进屋说话吧!”因为这是大白天的,尽管天气中带着几分寒冷的音符,顺子他家的门仍是一半虚掩着的。想来,好像还差些什么,顺子他娘立马对丈夫使了个眼色,接着丈夫起了身,径直向屋外走去。“哟,我说大哥,大老远的来了,还带那么多东西做什么?”丈夫出了门,抬头便看见对方肩上挑着些货物,于是奇怪的问。“哎,出门在外的,总得尽点儿人情吧!”来人说这话时,丈夫已经将对方肩上的东西帮忙卸了下来,之后他们便进屋去了。两个大男人也是,坐着聊着就把顺子他娘搁在了一边。不过,她倒没有生气,因为在她看来男人之间有男人的话,女人之间有女人的话,她这么琢磨着也就没往心里去。席间,她又给他们添菜添饭,直到自己有了些倦意,这才有意无意的轻咳了几声。看看时间已是晚上10点,想着明早大哥还要赶路,于是两人三下五除二的索性散了场。

第二天,当天空还依稀挂着几颗星辰的时候,顺子他娘已经早早的起了。她在自家的炉火旁忙了一阵,这时丈夫伸了伸懒腰,打了个哈欠,慢悠悠来到她的身边。他刚想说些什么,不料对方竟抢了个先。“去看看大哥醒了没有?”顺子他娘这样说道。丈夫听了,他在嗓子里嗯了一声,转身径直去了。没过多久,两人便出现在她的视线里。在两人还没将脚步停稳的时候,她亲切地讲:“大哥,洗把脸吧,洗完,吃点早餐,一下我让顺子他爹送你一程!”对方呢,也听得出这话里的深情厚意,他在心底点了点头。用完了餐,顺子他娘还特意将之前煮的十多个茶叶蛋一并装上,她递在对方的手里说:“大哥,这山高路远的,又刚下了雪,你路上千万要当心啊!”大哥呢,没有说什么,只是他的眼角有点涩涩的,他明白这是因为刚才的话而感动所致。总算启程了,顺子他娘让丈夫将大哥送出村外。丈夫呢,想着对方好不容易才来一趟,硬着头皮将大哥送出了一里地的样子,这时他才停下了脚步。只听他说:“大哥,咱就送到这里了,你路上注意安全!”“兄弟,这下辛苦你了,回去吧,你们的心意我领了!”大哥说完,就一步一个脚印地离开了。丈夫是目送着对方的背影远去的,在视线再也无法企及的时候,他蓦地转过身来,朝自家的方向走去。

雪还在不停地下,原本有人走过的痕迹,几乎已经早被掩埋。那时候,由于村里没有通路,这在很大程度上限制了这方水土的发展,所以要说什么电气化的那是无稽之谈。当然也有个别的人家,比较有先见之明,顺子他家也不列外。不过,一个穷乡僻壤的地方,怎么会有所谓的奢侈品呢?事情是这样的,那是一次偶然的机会,顺子他爹去县城购置点家用的东西,在他无意走到一个拐角处的时候,他发现了一个钱包。他捡起来之后一看,妈呀,有好几千现金呢。他当时啊,心头为之一动。本来他是想自己独吞那笔意外之财的,可随即想想,君子爱财取之有道,更重要的是万一这是别人好不容易凑齐的治病救人的钱财,那自己如果强行占有的话,岂不是成了害人的罪魁祸首。他这样想着,也就打消了刚才这个念头。这时,一个陌生的面孔出现在他的视线,看那情形,对方像是在苦苦寻找什么东西似的。现在,一个关键的问题就摆在大家面前,如果钱是对方遗失的,他自己总该知道个所以然吧。经过一番仔细地询问,令他意想不到的是,对方居然连多少钱都说得分毫不差,甚至里面还有些什么也都可以一一作答。不用说,站在眼前的这个陌生人就是钱包的主人,所以丈夫便将钱包还给了对方。对方呢,心中一阵感激的样子,为了表示一点儿诚意,恁是塞了几百块在顺子他爹的手里。他呢,那里肯要,要知道这样做无疑是落井下石。而这时,对方的妻子也来到了现场,在了解了事情的经过之后,她一再要求顺子他爹去家里做客。因为想到同行的还有村里其他的人,所以他还是婉言拒绝了。

给钱他没有要,让他去家里做客,又不太方便,这下可难为对方了。不过,顺子他爹也很实在,同时他也看出来了这一点,他说:“你们看这样行吗?我们村委会有一台17寸的黑白电视,虽然不是很大,但是一到了晚上八点,大家都会不约而同的跑去看中央一套的电视剧,现在想起那情景真的很让人羡慕。所以,我有个不情之请?”当他嘴里那个请字刚说出口的时候,寻回钱包的两夫妻竟一起说了个“好”字。对方还是挺讲信用的,经过一番认真的挑选之后,顺子他爹对一台价格在400左右的情有独钟。当他手里拿着那台崭新的电视机时,心中一阵激动。看看天色,好像即将有一场雨的来临,因怕被淋着,他便千恩万谢的跟对方告了个别。只见他朝着一个环境有些简陋的餐馆走去,在那里简单的充了一下饥后,就兴致勃勃地往之前大家说的地点前行。那是一个不大的旅店,他一进门便迫不及待地将电视机通了电,之后目不转睛地看着电视里面的节目。后来,和他一起租住的人也都来了,那晚大家鬼使神差的熬了个夜,这不,眼睛一圈都有些红红的。当然,这不是他们所担心的,他们所担心的是这个看似不大的奢侈品,该怎么拿回村里。经过大家的一致认同,他们采取了流水作业的方式,小心翼翼的,你一肩我一背的将其搬回了村里。也是这件事儿的发生,后来,只要天气不是太冷,或者是没有刮风下雨什么的,一到了晚上八点村里的人都会朝着两个地方聚集。一个是之前的村委会,另一个便是顺子他家。

话说,现在晌午时间已过,这时候顺子他爹他娘,正躺在自家的炕上悠然自得的看起电视来。嘎吱嘎吱...一听这个声音,老两口便知道是有人来了。奇怪,怎么听起来,脚步有些匆忙,难道对方有什么要紧的事情告诉他们?正当他们脑海里闪现这个问题的时候,屋外一个人的声音叫了起来。“顺子他爹,他娘在家吗?”说话的是老李,他是村里的支书。两人听了,心底隐隐有些感到不安,于是起身朝屋外走去。“老李啊,你这么匆匆地来到这里,有什么事儿吗?”顺子他爹见着屋外的人,立马好奇地问了起来。“出大事儿了,出大事儿了!你家顺子不是在县中学读书吗?今儿一早,学校的一些小伙儿自发举行了一场冬泳比赛。顺子他也参加了,可是他下去了,一直没见上来。后来,大家在不远的地方发现了他,当时他已经没了呼吸!”支书一脸认真的解释着。在他们听得儿子死去的消息后,两人顿时犹如晴天霹雳一般。而顺子他娘,由于经受不住这沉重的打击,硬是晕了过去。看见这个情形,丈夫连忙将她逐渐下降的身子扶住。也许这时候大家要问,为什么对方不直接打电话给顺子他爹他娘呢,这么说吧,由于当时村里的条件不是很好,所以就电话而言,那无疑也是奢侈品了。要说,村里的那部电话啊,跟大家说这还是一件古董呢。它是以前红军二万五千里长征,路过时留下的连接外界的通信工具,算算大概也有一些年代了。自然后来,要是外面发生了什么事情,首先得到消息的便是村委会那一行人了。顺子的尸体,是在第二天下午送来的。这些天,老两口算是度日如年。特别是在法事结束的那天,也就是准备下土安葬顺子的那天。母亲独自伏在顺子身旁,恁是不让大家将顺子埋了。只听她说:“孩子,你怎么就那么走了啊,孩子,娘还有好多话要跟你说。孩子,你醒醒啊,娘就在你身边啊。孩子你倒是说说话呀,你不是说等你考上了大学,你要带爹和娘一起去看大海吗...”当大家闻得她的这番话时,内心也跟着隐隐的酸楚起来。都说,女人的心是豆腐做的,这一点不假。看着顺子他娘整天茶饭不思的,丈夫心底也开始没辙了。而这时候,妻子的母亲自告奋勇的加入了照顾女儿的行列。也许是妻子最终还是想通了,毕竟人死不能复生。也许是女人之间原本就有什么默契,在最近一段日子里,妻子的神情开始逐渐好转过来。看着妻子现在的状况,一家人原本提着的心,一下安稳了许多。

儿童癫痫正规医院
银川看癫痫病的医院哪家好
癫痫病的偏方都有哪些呢

友情链接:

登界游方网 | 新年的对联 | 欧莱雅适合年龄段 | 泰然集团 | 乐器学习 | 苏州平安车险 | 分离机械